悦读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IT业界 > 正文

九龙神鼎最新章节_ 第2535章 当堂对峙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:2019-05-14来源:内江新闻网

    两人登临宗门,入口处遭遇两位巡守山门的弟子拦截。

    “何人?”

    “外门弟子苏羽。”

    “外门弟子于向晚。”

    闻音,左侧巡逻弟子下意识惊呼:“你们怎么敢……”

    但右侧的巡逻弟子,面无表情打断他的话,微笑道:“原来是两位外门师兄,请随意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与另外一名弟子若无其事的离开。

    于向晚眼睛眯了眯,眼神之中迸射幽蓝色的微光,缓声道:“苏兄,好像不对劲啊!”

    他既不聋也不瞎。

    左侧巡逻弟子的话和表情,他全看在眼中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们晚回一步。”苏羽神色沉着。

    姜玄重等人遇袭击的事情,宗门应该已经知晓。

    但,似乎他们两人被列为怀疑对象。

    巡逻弟子一个眼神,一句话,苏羽就已经推测到事情大概。

    只是,仅仅是猜测,他还无法向于向晚说明。

    “先不着急回宗门,做好准备再说。”

    于向晚对此深表同意,小心驶得万年船,本次姜玄重等人遇刺,事情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稍有差池,将连累他们万劫不复,自然更要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两人临到宗门前,各自退出去。

    “苏兄,我去那边。”于向晚目光闪烁,言外之意是单独准备。

    有一些事,他不想让苏羽知道。

    苏羽并未介意,谁都有自己的秘密,他不同样如此吗?

    “好!”他选择另外一边,来到无人的山坳里。

    “出来!”

    咕噜——

    身前不远处的地面一阵蠕动,从中钻出被他灵魂控制的女尸。

    身为地道主的她,是苏羽最大依靠。

    即便那掌门作祟,苏羽也有把握暂时应付一下。

    大不了牺牲一些灵魂。

 &n邯郸癫痫病哪个医院好bsp;  当然,能不用她最好。

    苏羽盘膝而坐,脑海中心念万转,不断推测太一门内即将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其脑海中划过许许多多的记忆碎片。

    得知他的宗门是太一门时,邪小月突然变得怪异的神色和言行。

    姜玄重等人突如其来遭到大批神秘人埋伏和围攻。

    以及那位巡守弟子异样的眼神和表情。

    其脑海中出现成百上千种可能。

    一一分析后,苏羽心中已有定数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出所料的话,应该是我和于向晚要成为替罪羔羊。”苏羽一语中的,分析得异常准确。

    若是金甲堂主在此,定要吃惊苏羽的推算之力。

    不过,即便推算到前方有火坑,苏羽依旧要跳进去。

    他准备妥当,便来到宗门入口。

    于向晚已在那里等候。

    苏羽看了他一眼,心中不由猜测,于向晚的准备是什么?

    两人深吸一口气,共同踏入宗门。

    并第一时间前往事务堂。

    外出人员遇到袭击,此事必须第一时间通知事务堂。

    他们成功见到事务堂的堂主。

    “你们二人不是陪同内门弟子前往南部中心吗?为何突然回来?”堂主讶然问道。

    于向晚正襟而坐,道:“回禀堂主,姜玄重、机璇灵、火离心和重阳等人遇到袭击,生死不明,还请速速禀告高层,前往救援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便默默注视堂主神色。

    只见堂主脸上波澜不惊,仿佛早已清楚此事。

    一双眼神,幽深无比的打量苏羽和于向晚。

    “我的确要禀告高层,你们两个叛徒,终于回来了。”堂主脸色冷下来,眼神之中不无杀意。

    苏羽一脸平淡之色。

    一切都在预料中。

    倒是于向晚,出乎其意外,惊呼道:“叛徒,我们?”

    他心中有怒。

    若说背叛,也应该是姜玄重他们背叛了苏羽和他。

  &哪些中药治疗癫痫nbsp; 怎么也轮不到他们成为叛徒。

    “走吧,跟我去见大掌事。”堂主无形中释放出中涅初期的修为,将二人笼罩。

    他自以为,凭借这点气势,就能将两人给震慑住。

    殊不知,不论是苏羽还是于向晚,都可瞬间杀他。

    苏羽和于向晚默默起身,跟随堂主前去面前大掌事。

    大掌事一如往昔,在院中默默打坐。

    “大掌事,两个叛徒带到。”堂主躬身而道。

    大掌事徐徐睁开眼睛,眼中空洞而淡漠,只在苏羽身上略微停留一息,因为他对苏羽略有一些印象。

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?就地正法,枭首示众。”

    于向晚本以为,见到大掌事能够申辩一二。

    谁料,对方直接言明,杀他们立威。

    “大掌事,我二人若是叛徒,为何还要回来?”于向晚道:“我们是否为叛徒,不妨联系姜玄重等四位内门弟子以及金甲堂主,他们可以作证。”

    他理直气壮道。

    他们援助姜玄重等人,反遭背叛,他不信姜玄重好意思冤枉他是叛徒。

    “已经用不着,除了金甲堂主外,其余人,都已经死去。”大掌事淡淡道:“至于你们二人敢回来,也在我们预料中。”

    说着,其眼神里多出一丝冷意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们做梦都想不到,金甲堂主会活着回来,将你们的罪行公诸于众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于向晚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死了?”于向晚满眼意外。

    姜玄重等人分明已经逃出生天,最后居然还是难逃一死。

    而且,奇怪的是,以姜玄重等人的实力,怎么也不该全灭吧?

    须知,苏羽和于向晚赶过去,狠狠灭杀一批敌人。

    理论而言,他们就算不敌,逃也还是能逃出一两个的,断无全灭的道理。

    还有,他们什么罪行?

    为什么是金甲堂主公布?

    “大掌事,我们不服,需要当面对峙。”于向晚昂扬着脖子。

    如此被冤杀,谁能服气?

  &n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bsp; 大掌事眉宇轻轻皱起。

    若是犯下普通过错,说杀也就杀了。

    但背叛宗门此等大罪,必须调查清楚。

    否则令弟子们误以为,宗门枉杀无辜,必然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“不到黄河不死心!传金甲!”

    很快,金甲堂主前来。

    一见苏羽和于向晚,便怒目而视,宛如要杀其人,食其肉一般:“你们两个叛徒,竟然还敢回来!”

    苏羽看得暗暗摇头。

    果然和他推算得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姜玄重他们多半已经陨灭。

    而之所以会如此,一定是他们中有一位叛徒。

    并且那位叛徒还先他们一步逃回来,恶人先告状,污蔑他们才是叛徒。

    一切,都在预料中。

    他甚至还预料到,金甲堂主已经罗列好一切证据,令他们百口莫辩。

    于向晚怒斥:“金甲堂主,你们将我二人推入陷阱中,怎还冤枉我们是叛徒?”

    岂料,金甲堂主一脸大义凛然。

    “我不懂你在说什么,我只知道,是你们两个,勾结了不知名的势力,残害我们!”金甲堂主一脸悲怆:“可怜姜玄重四位内门弟子悲愤中自尽而亡!”

    他声情并茂。

    不知情的人,真以为金甲堂主有莫大冤屈。

    于向晚冷哼:“大掌事,口说无凭,我可以容许检查我的记忆,到底有没有背叛,一目了然。”

    金甲堂主呵呵一笑:“真巧,我也愿意祭出我的记忆,当众对峙!”

    大掌事淡漠道:“好,事情弄一个明白最好!”

    他两手隔空一抓,两人眉宇间浮现一抹痛苦之色,便各有一段记忆出现。

    都是数月前的记忆,并且刚好是大战前。

    金甲堂主的记忆里,他们正好端端等在某个角落,忽然遭到大批神秘人攻击。

    不得已他们边逃,边向苏羽和于向晚发出求援传讯。

    后来,苏羽和于向晚赶到。

    但记忆画面中,他们两人非但没有救援,反而与神秘人合伙,加入围剿他们的行列中。

 &nb癫痫病持续发作很危险吗sp;  绝望中,姜玄重等人相继自杀而亡。

    而画面中,满脸是血的于向晚和苏羽,则狞笑无比。

    最后,他们向神秘人的首领鞠躬,并齐齐赶回太一门。

    “这是假的!”于向晚呵斥道。

    真实的情况根本不是那样。

    他终于意识到,金甲堂主才是真正的内奸。

    大掌事淡漠:“看完你的便知道!”

    于向晚的记忆画面,断断续续,他们接到传讯后,立刻赶过去。

    但期间的战斗模糊不已,多处有被剪切的迹象。

    最后,只能模糊看到,两人逃走。

    金甲冷笑:“一个到处窜改抹掉痕迹的记忆,还用问吗?只有是作假掩饰什么才会如此。”

    于向晚又气又怒。

    但,真的无法解释。

    因为战斗期间,他动用了一些神秘手段,还暴露出尸族的属性。

    试问,他怎敢留在记忆中?

    可,这也成为他作假的直接证据,令他无可辩驳。

    “事实证据清楚,已无辩驳余地,来人,将二人就地处斩!”大掌事冷漠万分。

    于向晚还要争辩。

    苏羽却已经摆摆手,道:“不用再争辩,他已经准备好一切说辞,你说什么都是无用的。”

    大掌事漠然:“既然你们认罪,那更好,俯首吧!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苏羽神色悠然,既然他已经推算到一切,焉能没有丝毫准备?

    “有话说?”

    苏羽摇头:“我没有话说,但有人会有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重阳。”

    大掌事摇摇头:“重阳已经陨灭,登记簿上,他的名字已经暗淡如灰。”

    苏羽淡然道:“那你不妨再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或许无法金玄古神的传人无心铁捕,难道还不能复活一个普通的重阳吗?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