悦读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珠宝 > 正文

我是一具尸体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375章:昊天内战,我醒来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:2019-05-14来源:内江新闻网

    “你可不是这么墨迹的性格,你向来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,快动手,我这么活着也是一种折磨。天籁小说Ww』W.⒉3TXT.COM”

    我平静地对昊天说道,仿佛即将生的事情和自己毫无关系。

    当然了,现在的我只是顶着自己皮囊的昊天师尊,真正主导我躯体的是昊天的师尊,而不是我。

    此刻的我依旧被困在神秘而空旷的世界中出不来,正在无助地飞来飞去,根本不知道外界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啊,当初要不是你冒险做那件事,也不会有耗尽寿元的事情生,要不是为了帮我开辟那条道路,你是不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昊天对我低喝,两只眼眶中浮现出了密集的血丝。

    在他低喝的时候,躯体迅虚化,估计用不了多久便会彻底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你少自以为是了,我那不是在帮你,而是把这个当做借口,想成全自己,结果误伤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我哼了一声,冷漠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师尊你别撒谎了,我最了解你,你每次撒谎的时候,说话都不自然,现在也没有该掉这个毛病。”

    昊天轻轻地摇头,他早就不是当初那个需要师尊庇护的孩子了。

    界主的寿元是无穷无尽的,如果说域主的寿元有尽头的话,那么界主是的寿元是没有尽头的,在自然情况下,任何一位界主都不会耗尽寿元。

    但如果界主在特殊情况中受了伤,就会影响体内域界的运转,从而大大缩短了寿元,让无尽的寿元出现期限,就像昊天师尊这样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在昊天犹豫的时候,我的脸色骤然变化,从温和的神色变成洒脱飘逸的表情。

  &nbs治疗原发性癫痫病的正规医院,p; “好感人的师徒情谊,既然你们互相舍不得,那就干脆一起融入进来,让我们成为一个整体,让我踏碎整个世界!”

    我飘逸地大吼,声音传遍整个镇海星域。

    “你是哪位?”昊天从纠结中回过神,凝重地看向我。

    “说了你也不认识,总之比你和你师尊存在的年代都要久远。”我平静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就应该知道现在你们的情况,你们的意识强度都差不多,融合的时间久了就会产生冲突。”

    昊天拧着眉头低喝:“我的意思是,你们迟早会内斗,到时候就不是统治世界的问题了,你们会自相残杀,直到生命体崩溃消亡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不用你操心,我们会解决的,大家都是昊天,不会做出那么幼稚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平静地笑着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就提前了结你,让你免受痛苦的折磨!”

    昊天猛地低喝,身形如箭,一拳对着我就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弱小,太弱小了,能量形态的你也想和我们对抗?”

    我嘴角上扬,露出的笑容更加深沉了。

    “彭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伴随着一声轻响,我稍微挥了挥手,可怕的气息幅散出去,悍然震退了昊天。

    昊天身边的璀璨金光,就这么瞬间消散,半点都没能停留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昊天根本不是我的对手,两者的力量稍微碰撞了一下,非但力量被震碎,整个人更是划过天际抛飞了出去,情况十分糟糕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你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我依旧淡淡地笑着女性癫痫病吃什么药好,身边弥漫着无形的域场。

    刚才震退昊天的那一击,我稍微一用力就将其震退了,甚至都没有正经地凝聚出力量形体。

    “嗡。”

    昊天抛飞出去一段距离后,艰难地稳住身形,身影抖动着有了崩溃消散的迹象。

    他留在我体内的力量本来就不多了,先是在飞仙海中大仙宫,然后又要帮助我融合昊天眼,现在更是直接对上了历任昊天。

    要不是昊天实力逆天,恐怕他残留下来的力量早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那里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远处观战的修士们全都愣了,他们以为我成功融合了昊天眼,准备等我意识恢复之后祝贺我的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候,令人尴尬的一幕生了,我居然和昊天对上了,而且我还在不断地变脸,时而沧桑感慨,时而阴冷肃杀,时而飘逸洒脱。

    这奇怪的一幕把修士们看傻了,很多人甚至都以为我和昊天在演戏玩耍。

    也只有演戏才能解释眼前的场面,否则人们想不出为什么会生这种事。

    “现任昊天似乎被夺舍了,谁干的?”

    大护法看到现在,终于看出了端倪,瞪着眼睛叫道。

    “被夺舍?难道是前任昊天?”大将军刚这么说了一句,立马反应了过来,“不会啊,前任昊天还在星空中,正在和现任昊天对战,不是前任昊天夺舍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大将军和大护法对视了几眼,全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凝重的神色。

    不是他们蠢笨,而是眼前生的事情确实很奇葩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。。。”,

    所有中医治疗癫病人都感到困惑时,我和昊天又打了起来,强劲的冲击波从战斗中心席卷出来,将坚固的星空轰出了无数狰狞的裂缝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黑洞级天尊么?为什么力量直接飙升到了界主级别?不可能啊,他没有这种手段,也不会突然跨越好几个境界晋升到界主。”

    大将军和大护法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本来他们看到我和昊天对战也只会感到诧异,但是再这么一看,感应到我体内传出的界主级波动,顿时就震惊了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昊天和我猛烈对轰片刻后,骤然被我轰飞,整个人都抛飞到了星空深处,被轰出了一个深深的孔洞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,你不可能是我的对手,屈服吧,加入我们,那样的话,是一举三得。你们师徒可以相聚,你可以复活,并且我们联手可以征服整个宇宙!”

    我猖狂地大笑,笑得眼泪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谁,谁有这个怪癖?笑就笑,为什么要流眼泪?”我骤然间停止大笑,拧着眉头低喝。

    “这是神经病作了?”

    围观修士看到这里,全都愣住了,不明白情况的人真的会以为我神经病作了。

    历任昊天的意识全都融合了起来,当其中一位昊天短暂地接管我的躯体时,做出任何动作,其他昊天都会做出不同的反应。

    而这些不同的反应会影响当前掌控躯体的昊天,就像眼前的这位昊天,他是飘逸洒脱的那种气质,在大笑的时候拥有独特的魅力。

    但是剩下的那些昊天中,至少有一位在大笑的时候会把泪腺笑崩,导致泪水流出,这个特点让现在掌控躯体的昊天感到很丢脸,很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笑了!或者笑起来别流泪,真是神经病!”

    我停下攻击,站在星空中愤怒地大吼,一句话骂出来,当场就把围观修士说愣了。
石家庄羊癫疯到哪看好r>     “什么意思?个人习惯,怎么,碍着你了?”下个瞬间,我换上了一副威严的表情,冷漠地低喝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我的神色又变回洒脱:“这个小家伙曾经是谁认命的昊天?在前辈面前一点礼数都没有,真是没教养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传人,我想还轮不到你来管教吧?”

    又是一个全新的神态浮现在我脸上。

    “咻咻咻。。。”,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分钟内,我体内的意识乱成了一团,几乎所有的意识都出现了一次。

    “这么混乱,还敢自信地说自己没有那么幼稚,说不会出现内讧的情况?”

    昊天呆愣着看了一会,当时就感到无语了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突然间,我脸上的神色变化,从凶悍,狰狞变得温和如水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容易,好不容易才趁他们争吵的时候控制躯体。”

    我笑着叹了一口气,然后看向昊天:“好了,出手吧,你也看到了,我在这种情况下活着也是一种折磨,来吧,让我解脱吧。”

    “师尊。”昊天惊愕地看着我,很快就认出了师尊的气息和语气。

    “来吧,这次不要再犹豫了,反正你我都死了,还有什么可顾忌的?”我依旧淡淡地笑着。

    “嗡。”

    就在昊天纠结的时候,我的眉心中突然冒出了一片血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哦,这小子清醒了?”昊天眉头微挑。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